那些消失的跨境电商老兵们(二):逆袭的跨境小兵亚马逊做qa问答

  小马曾是这每年重阳跨境电商米酒论道的积极份子。

  从大学毕业来到繁华纷扰的华南,他试图在来去匆忙的人潮中找自己的立足之地。

  非知名大学毕业的学历,小马一次次被众多公司拒之门外。

  他在阿米和诸葛在布吉关外租的农民房客厅的沙发蜗了大半年。每次到吃饭的时候,阿米或诸葛或老胡都给他递去一双筷子。

  身边的兄弟们都接济过一遍后,他好像看到了绝望的声音。

  那不是绝望的声音,是上天无意中给他打开了一道异常宽广大门的声音。

  小马无聊网上发简历时喜欢研究美国在线游戏魔兽世界。

  某个认识许久却素未谋面美国网友听到他的困境时,说了一句:

  “你玩游戏比我厉害,我也没时间练级,你要不帮我练游戏号,我付你点钱?”

  哐当,黑衣人守卫的万里冰封长城被异鬼驾驭的冰霜巨龙喷出寒冰龙炎迅疾击溃。

  他们踏入了跨国游戏代理、买卖游戏币的新世代。

  后面的故事,我们听过很多很多不同版本的故事:

  当年的风景是让人沉醉:

  早期游戏币交易积累的财富和技术团队,黑道和白道技术流碰撞,仿牌暴力暴利江湖的明枪,试图洗白上岸和沉醉日入斗金的矛盾,当然还有暧昧霓虹灯下的声色犬马。

  再后来,谷歌、各大小独立站、早期eBay和亚马逊、乃至全球的早期电商网站,都是小马们的乐园。

  亚马逊的早期卖家们大多是eBay的资深卖家。

  亚马逊中国的招商拓展更是厚重的中国跨境电商历史中,不能绕开或者避而不谈的重要章节。

  在2012-2016年的几年间,小马、诸葛、老胡和阿米看着跨境电商过山车式发展:

  或见证着不同平台的你方唱罢我登场带来的各种嬉笑怒骂,或冷眼旁观跨境电商中的分分合合、尔虞我诈、兄弟成仇、过河拆桥;

  或见证着全民亚马逊、全民wish时代,也细细研读过从买卖游戏币时代流传下来的SEO策略,更有自己亲手设计一夜上成千上万个幽灵跟卖账号的疯狂;

  或见证着海外仓、跨境电商供应链、M2C、F2C不同项目的浮沉,也目睹了各种脑洞大开漏洞软件在顷刻之间带来的疯狂流量,也看到了资本第一次接触跨境电商行业时大家的懵懂。

  “我特么地为这个卖家团队/服务商/平台发展贡献了多少青春和精力,为什么却变成如今的无情结果?!”

  他们在不同的时间、空间都听到过类似的这么一句话。

  还有愤怒挥舞双拳最后却无力跌坐的醉酒壮汉,双眼中打转的是流不下来的男人泪。

  小马的战场从卖家拓展到服务商,从软件延伸到社群,从物流延伸到培训。

  投资公司和项目是越来越多,但漏水的环节也越来越多,出事故的环节也越来越多。

  按后来差点被小马失控的物流服务害了幸苦被阿米拉了一把后结缘的李子说。

  那时候的小马,不对,应该叫马董事长,项目几乎满布整个跨境电商行业,但几乎每个项目都有或大或小的顽症。

本文标题:那些消失的跨境电商老兵们(二):逆袭的跨境小兵亚马逊做qa问答

声明:如需转载,请务必注明文章作者以及来源。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我们尊重版权,如有疑问敬请联系,我们将核实并删除。

本文地址: http://www.hrb-ec.com/ymxseo/6820.html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